让‘云端的数据’变为百姓‘身边的实惠’

2020-06-15 15:42

走进东浦街道综合信息指挥室,就像走进了一个人体内循环系统,“大脑”“心脏”“鹰眼”一应俱全。25平米的dlp大屏幕汇聚了整个街道400余个监控探头,不仅可同时查看辖区各重点场所实时监控画面,还能实时更新网格员采集到的信息。

诚然,半个多世纪前,在信息闭塞的年代,“小事不出村,大事不出镇,矛盾不上交”,让“枫桥经验”成为全国基层治理的样本。如今,时光飞逝,面对时代的全新命题,“枫桥经验”不断升级,已成为绍兴社会活力迸发的强大驱动力。

如今,从土壤里生长而出的“枫桥经验”,在长风清流中,正拔节成一片蔽日浓荫。正如浙江省社会学会会长杨建华所说,新时代“枫桥经验”更加突出了固本强基、基础治理的理念,激发群众、社会组织参与公共治理,共同受益。

※以上所展示的信息来自媒体转载或由企业自行提供,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果以上内容侵犯您的版权或者非授权发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值得一提的是,绍兴新时代“枫桥经验”并没有止步于绍兴,如今,随着城市化以及大规模开发建设的推进,全国许多县市和绍兴一样正面临群众利益诉求复杂多元的“成长烦恼”。在此背景下,其正从“树木”蔓延为“森林”,有望为当下转型期的基层社会治理带来制度变革的探索意义。

为化解基层社会治理力量捉襟见肘的“尴尬”,2017年,东浦街道探索“基层治理四平台”建设,形成综治工作、市场监管、综合执法、便民服务4个功能性工作平台,让“数据跑腿”,实现受理、执行、督办、考核闭环管理。

随着智慧网格不断漫溯,原先单纯依靠“人力监管”的时代正一去不返,大数据、大智慧正为绍兴基层社会治理上了一道道“安心锁”。

如今,东浦街道每位网格员平均每月上报信息达30余条,平均处理事务时间比之前缩短一半以上,网格总体办结率达99.9%。

放眼绍兴,东浦街道的基层治理“四个平台”建设并非孤例,像这样的“最强大脑”在绍兴已“多点开花”。目前,绍兴各区、县(市)均设立了县级综合信息指挥中心;去年5月底,绍兴在浙江率先实现了该市118个乡镇(街道)“四个平台”治理框架全覆盖。

绍兴市公安局上虞区分局丰惠派出所教导员厉兴荣表示,基层矛盾琐碎复杂、盘根错节,但农村警力又较为紧张。“乡警回归”后,可利用他们“人熟、地熟、情况熟”的特点,尽可能把矛盾化解在源头。

当社会治理插上了“互联网+”的翅膀,基层的“神经末梢”便也随之激活。

“比如,绍兴将进一步完善‘网格化管理、组团式服务’,积极探索多元化解矛盾纠纷新机制,最大限度地把问题解决在基层、解决在当地、化解在萌芽状态;深化推进‘基层治理四平台’建设和‘城乡通办’工作,充分应用大数据、云计算等信息化手段,不断提高基层社会治理社会化、法治化、智能化、专业化水平。”马卫光说。

20世纪60年代初,绍兴市诸暨枫桥的干部群众创造了“发动和依靠群众,坚持矛盾不上交,就地解决,实现捕人少、治安好”的“枫桥经验”。如今,这一沉淀了半个多世纪的朴素智慧,亦催生出新的制度供给。

枫源村乡风文明理事会便是村中的“品牌”社会组织,该负责人骆汝霖表示,理事会由各自然村各房头有一定威信的人、红白喜事中各项业务负责人及村干部等组成。“平时我们主要引导、约束村民在婚丧嫁娶等活动中破除陈规陋习和封建迷信行为,如今,‘人情风’遏制了很多。”

据悉,为总结提升推广新时代“枫桥经验”,近日,绍兴枫桥学院在诸暨市委党校正式挂牌成立。据了解,学院将提供菜单式的考察内容,推行行进式、开放式的教育模式,致力于打造为全国性的“枫桥经验”参观交流基地、学习培训基地、研究实践基地。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中国企业新闻网:020-34333079 邮箱:cenn_gd@126.com 我们将在24小时内审核并处理。

绍兴市委书记马卫光表示,近年来,绍兴从坚持党建引领、坚持依靠人民、坚持自治法治德治“三治融合”、坚持社会化法治化智能化专业化“四化并举”、坚持共建共享五个方面探索完善“枫桥经验”。

李佳赟)从传统基层组织的“行政依赖”到社会共治的“大合唱”;从“人海战术”的捉襟见肘到植入“智慧基因”的精准无缝……新时代“枫桥经验”,正为浙江绍兴构建起多元共治、依法治理、服务导向、技术引领的全新格局。

骆根土表示,新时代的“枫桥经验”需推动社会治理重心向基层下移,而通过引导社会组织项目化、常态化,可满足村民日益多元的需求,最终实现政府治理、社会调节、居民自治的良性互动。

东浦街道东浦客厅负责人张羽表示,街道位于轻纺城旁,产业集群多,家庭作坊集中,流动人口密集。“面对错综复杂的基层问题,街道人手不足,我们只能像消防员一样‘四处救火’。”

马卫光表示,今年是纪念毛泽东同志批示学习推广“枫桥经验”55周年暨习近平同志指示坚持和发展“枫桥经验”15周年,作为“枫桥经验”发源地,绍兴将努力为推进中国基层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贡献更多“绍兴素材”和“绍兴经验”。

从“散沙”到群治,从政府“一头热”到全民动员,从“人海战术”到“智慧监管”,经过55年的时间沉淀,“枫桥经验”正逐渐下沉到绍兴的大地上,生长出强大而坚实的根系,成为绍兴的一张“金名片”。

除了凝聚“草根力量”参与到社会治理之中,绍兴还积极发动乡贤、乡警等力量,构架纠纷调解“立交桥”,打开了一个又一个缠绕难解的“锁扣”。

引入社会组织“活水”、打造“娘家式”警务机制、成立各类社区“老娘舅调解室”、发挥联合调解中心“专家库”效应……绍兴正用“多元共治”这把基层治理的“钥匙”,激活社会参与的“细胞”,打造新时代“枫桥经验”。

马卫光表示,绍兴正从坚持党建引领、坚持依靠人民、坚持自治法治德治“三治融合”、坚持社会化法治化智能化专业化“四化并举”、坚持共建共享五个方面探索完善“枫桥经验”,不断提升群众的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

面对这张由无数数据组成的“大网”,东浦街道还积极打造“立体化”防控体系。张羽表示:“为了‘跑’到问题前面去,我们会将这些海量数据生成运行图、数据图、网格图,并定期进行大数据分析总结,为决策提供依据,让‘云端的数据’变为百姓‘身边的实惠’。”

近年来,绍兴市公安局上虞区分局就探索实践了“乡警回归”基层社会治理模式,通过建立“乡警”每月至少回一次村、联系一次村干部、沟通一次驻村民警的“三个一”日常管理机制,破解基层警务“事多人少”难题。

免责声明:

中新网绍兴8月31日电(柴燕菲 童静宜 邵燕飞

此外,为了使基层治理变得更为精细、专业,枫源村还建立了“5+x”社会组织架构。“‘5’是乡贤参事议事类、乡风文明类、邻里纠纷调解类等五大类社会组织,‘x’则是指各类个性化团体。”骆根土表示,随着类型化、专业化纠纷日益增多,要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形成矛盾调解的“品牌效应”。

“因为我不是镇上本地人,处理矛盾时,不熟的村民容易‘不买账’。但‘乡警’能够发挥‘娘家人’优势,巧解矛盾于无形。”丰惠镇西湖村驻村民警莫毅挺表示,比如,“乡警”阮海兵就曾与家族长出面一同化解一起家庭内部纠纷,使矛盾纠纷调处的时间、质量有了明显提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