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该香港公司信息

2020-07-10 02:44

4月19日,金州公司以“合同毁约”为由,同时将知名饮料品牌“六个核桃”生产商河北养元智汇饮品股份有限公司告上美国、中国香港两地法庭,索赔金额达1029万美元。

此外,据俞浩琮介绍,赵庆勋在养元公司负责采购工作,自2014年起在美国采购核桃期间,均以“中国香港缤果国际贸易有限公司”名义与金州公司和其他供货方签订购买合同,待货物靠岸进入中国海关后,由赵庆勋亲自检验签名验收,随后运往河北养元智汇饮品股份有限公司使用。

据俞浩琮所述,赵庆勋曾透露缤果是负责运输的公司,通过缤果公司签合同、付款比较方便。

免责声明:

针对金州公司所称“已与‘六个核桃’合作三年”,养元方面也予以了否认。养元方面表示,截至6月6日,养元公司仍未收到任何诉讼通知,“鉴于该事件已经严重影响我公司声誉和品牌形象,我公司已经着手通过法律途径,维护企业和品牌的声誉以及合法权益。”

河北养元公司方面在回应新京报记者采访时否定了金州公司的说法,称“六个核桃”从未与“香港缤果国际贸易公司”、“美国金州食品有限公司”有任何合作关系,金州公司指出的六个核桃“毁约”毫无根据。

新京报记者在全国工商系统查询发现,赵庆勋为养元公司49名自然人股东之一。2011年12月以货币形式出资926.33万元入股,认缴金额与公司董事邓立峰、李志斌,监事李营威相同,但无法确认是否与俞浩琮所指为同一人。

同年9月,金州公司按照合同约定开始向缤果公司交货,却被告知“没有收到赵庆勋的收货通知”,且“由于国内离岸人民币汇率近期变动较大,之前的到货价格公司已经很难接受。未发的11条柜,公司商议,按照新一季的价格执行”。

金州食品总经理俞浩琮向媒体出示的与香港缤果国际贸易有限公司签订的英文合同显示,双方分别以两种价格(1.7美元、2.85美元)签订了400万磅、价值1029万美元的核桃仁订单。

“由于养元及缤果公司拒绝收货,大量核桃只有积压在美国仓库,多次与养元跟进,都遭到对方类似理由的拒绝。”金州食品对外表示,今年4月,俞浩琮曾到河北衡水争取与养元公司重议合同,且下调了合同单价,但对方仍迟迟不收货。

转折发生在2015年4月,养元公司副总经理赵庆勋携缤果公司代表苏秀林前往美国加州维塞利亚市。随后,养元公司以香港缤果公司的名义,与金州公司签订了超过千万美元的核桃仁购买合同。

俞浩琮的代理律师表示,他们有证据证明香港缤果公司与养元“六个核桃”之间的联系,所以已经在联邦法院对香港缤果以及河北养元智汇饮品公司进行起诉,控诉它们违反书面合同、虚假承诺及蓄意虚假陈述。如果被告仍旧拒绝回应,那么原告自动胜诉,胜诉后金州公司将在国际法庭继续追诉,赢得官司后再将国际法庭的判决移交至中国最高法院,让中国执法机构对其采取制裁。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中国企业新闻网:020-34333079 邮箱:cenn_gd@126.com 我们将在24小时内审核并处理。

新京报记者查询香港公司注册系统发现,“香港缤果国际贸易有限公司”在香港注册英文名为hong kong bin guo int'l trading limited,成立时间为2013年3月13日,目前还是“仍注册”状态。

新京报记者进一步调查发现,该缤果公司董事为自然人“柳金鑽”,公司秘书资料显示为“卓越企業秘書有限公司”,而缤果公司与该秘书公司所在的注册和主要办事处地址均显示为同一地址。

※以上所展示的信息来自媒体转载或由企业自行提供,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果以上内容侵犯您的版权或者非授权发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不过截至记者发稿,金州公司仍未对外出示这份证据。对于该跨境诉讼,有国内法律专家分析认为,双方签订合同时约定了以美国加州法律来执行,故待美国法院做出判决后,再由中国法院裁定并承认加州当地法院判决书效力后,才能申请执行,整个起诉过程非常麻烦,类似的跨国官司耗时很长。(记者 王叔坤)

对该香港公司信息,金州公司总经理俞浩琮曾对外表示,此前他曾委托香港律师查阅香港缤果公司资料,发现该公司并没有自己公司的写字楼地址,而是租用一间秘书公司(卓越企业秘书有限公司)代为注册地址及挂牌。“香港公司负责人苏小姐并不在此公司上班办事,而是有文件信时来收取。”不过,此前曾以缤果公司名义向金州公司发送往来邮件的邮箱显示已被注销。

俞浩琮则表示,他与缤果公司的邮件截图以及一张标有“养元质检部扣款(质量问题)”明细的表格作为佐证。

就此事件,金州食品华裔总经理俞浩琮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与养元“六个核桃”之间的合作最早可追溯到3年前。“之前合作都很顺畅,双方还建立了可靠的合作伙伴关系。”

美国金州食品方面同时质疑,当初养元通过香港公司与其签订合同是为了事后规避某些风险做铺垫。“种种迹象表明,养元公司早就做好了准备,一旦价格变化,就可以巧妙地把责任推给香港公司金蝉脱壳。”俞浩琮对媒体表示。

俞浩琮称,在金州公司与缤果公司签订的合同中,双方约定核桃仁的价格为每磅2.85美元。后来,核桃仁市场价格已经下跌至每磅1.5美元,比合同价格跌了近一半。“六个核桃未按合同签收其所订购的核桃仁,直接导致金州食品540余万美元的巨额损失,2000吨新鲜核桃仁积压在冷库无法售出,也致使美国加州核桃协会上百核桃种植农户一年收成血本无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