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国际经验

2020-08-20 02:10

“当前,北京正在下辖的通州区建设副中心,以期破解发展瓶颈。”赵弘认为,未来保定有可能成为北京市的城市副中心,但并非唯一选择。河北和天津的一些地方也同样适合,需要进一步研究和反复论证。赵弘认为,“所谓城市副中心实际上就是一个具有‘反磁力’的城市。城市副中心须具有一定的产业、居住等功能,能够吸引人口导入。”

至于早前“政治副中心”的说法,赵弘表示,目前北京的首都功能很难搬迁,所以政治副中心的说法是脱离中国国情的。“疏散一些功能并不容易,需要高层面的协调,很多医院、大学, 以及机构都是中央级别的,北京和国家发改委都很难协调。”

据赵弘介绍,目前,北京的城市格局很难满足建设世界城市的要求,已经到了一个需要在更大空间尺度上疏解、承载与完善高端城市功能的新阶段。“根据国际经验,东京、巴黎、伦敦等国际大都市都是通过建设城市副中心来解决城市功能过于集中带来的各种‘大城市病’。”

据香港文汇报发自北京的报道,对于京津冀协同发展问题,北京社科院副院长赵弘对该报表示,首都的城市副中心设想,意在承接北京的居住、医疗、教育等功能,以纾解人口压力。

赵弘表示,新的副中心类似卫星城,可选择距北京30至70公里的城市,承接北京的居住、医疗、教育等功能,以纾解人口压力。这些卫星城和北京之间一定要通过大容量的一站式城际铁路来连接。